晴暖約

不要讓一生空白如紙.

感謝—惡友三人組

第一次在這裡發文,有建議還是缺點都會採納或改進!

法蘭西斯家是律師家族。不喜歡設定就按退回吧!其他人寫的惡友組都很好看!

法蘭西斯看向遠方,回憶著大學時期的自己,和那兩個好友,唇便不知覺漾起微笑。 可是到了畢業的前幾天可是驚險啊!差點鬧了場大禍。 他還記得把志向表交給導師,安東尼奧約他到湖畔的那天。 他們已經很久沒單純聊天或散心了,課業和打工仿佛讓他們疏遠了。 安東尼奧走在前頭,什麼也不說,路燈為他的棕色捲髮打上一層暖黃。 法蘭西斯不解的看著前方的人。 安東尼奧突然間停下來,並轉過頭,用那雙澄澈的橄欖綠看著自己,嘴巴一開一合。 法蘭西斯深呼一口氣,等著安東尼奧。 「你怎麼那麼自私,但是自私還沒關係,你甚至騙了我和基爾,你明明只需要講一聲就好啊!」安東尼奧原本開朗的嗓音有些失望,雙眼映上不解。 法蘭西斯抿著唇低下頭,不能反駁什麼,因為自己於卻讓他們失望了。 早在當初就該放棄了。 家中都是律師,唯有自己選了和法律扯不上的藝術科系。 和父母鬧翻導致經濟來源斷絕,兩個好友一聽到就馬上租了間小套房也不管租金多貴,他們得打多少工,只為了讓自己專心應考。 他們對我是如此的好如此期待,而自己卻因為家裡的逼迫,而辜負他們。 在心裡嘲笑自己一番,法蘭西斯抬起頭,看向雙手顫抖著的安東尼奧。 「對不起,安東尼奧。對不起,基爾伯特。是我讓你們失望了。」閉起雙眼,他知道安東尼奧的眼神一定訴說著心痛。他在次睜開眼,撇過看向樹叢。 「基爾,你有聽到嗎?對不起。」怕對方沒聽清,法蘭西斯又說了一遍。 基爾伯特走了出來,皺起眉。 「你還是報考了法律系,對吧?」雖然用的是疑問句,可是你很肯定啊。 「是的,就在慶祝第二次畢業考的隔天。」 法蘭西斯清楚的聽到後方安東尼奧倒吸了口氣。 「很好,如果安東沒跟著你去的話,你打算瞞著我們?」基爾的語氣已經有些怒氣。 「不,我原本打算明天就說。」法蘭西斯苦笑。 「但是現在提早了。」基爾聳聳肩。 「沒錯,是哥哥我估計錯誤了。」 「所以呢,你志願填啥去了?」安東尼奧走到基爾旁邊。 「第一法律,第二藝術。我很衷心吧,如果法律沒考上我就能正大光明的反將我父母一軍並且進藝術囉。」法蘭西斯笑著。 「所以,你打算亂考?」基爾終於鬆開眉頭。 「答對了。」法蘭西斯打了個響指,笑容愈發燦爛。 「該死,你害我嚇死了!」安東尼奧一聽,一腳就往法蘭西斯的肚子踹。 「嘿嘿,我也不知道,我也沒有想到我會那麼聰明阿。」法蘭西斯閃過一腳,捏捏安東尼奧的鼻頭。 「呿。」基爾哼了一聲,但是唇角的笑容卻背叛了他。 「為了感謝你們,我們去喝一杯吧!哥哥請客哦!」法蘭西斯攬住兩人的肩頭,親暱的在對方的臉頰蹭來蹭去。 基爾一邊嫌棄噁心卻也沒做啥暴力舉動,安東尼奧也回蹭回去,臉上再次浮現開朗陽光的笑容。 我的好友們,謝謝你們。 你們的疼愛和期待,我不會忘記的。